手机上阅读

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天灾再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接着陈安又随意的安排了一阵关于丧尸攻城的布防就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众人各自回归,一路上许子墨满脸古怪地看着陈安。

    陈安道:“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,不用这么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把问题解决,我还以为你会把他们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顿了顿,实在不知从何问起,于是憋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陈安笑道:“杀戮并不能解决问题,只是终结一个问题,又创造出新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却是最简单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陈安摇头道:“杀了他们容易,但基地怎么办?只有千把人的时候还好,很多问题暴露不出来,可现在这里是一个人数接近十万的大型基地,十万张口要养活,十万人的秩序要维持,十万人的利益要保护,这才能做到最基本的不出乱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把他们杀了,我们靠谁来安置这十万人口?靠你吗?孙航吗?张松吗?你们科班出身搞搞研究,年富力强打打丧尸这都是一把好手,可是你们凭什么觉得在管理上能比人家几十年的经验更强?

    “只两个月的时间,基地发展成现在的样子,相信没人比你更清楚这是谁的功劳了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、孙航等人连象牙塔都没出过,他们的能力根本不足以管理基地,杀了上官杰等人容易,甚至处理的好都不会引起多大的动乱,但后续的治理却是麻烦。

    陈安倒是有这个本事,但为什么要为了这个事情劳心劳力,他是想要做救世主,但只是人们认知中的救世主,不是真正的救世主。

    他既没有这个好心,也没有这个闲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想法就不足以向许子墨道出了。只之前的一连串质问,就把她问的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可许子墨咬了咬牙还是有些不甘道:“但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喧宾夺主,如果任由这样下去,恐怕这个基地早晚有一天,都会落到他们手中。”

    陈安笑道:“当然不能任由这样下去,但可以收服他们为己用,没必要杀了他们这么极端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面色有些异样地道:“你觉得今天的举动可以威慑他们,甚至……收服他们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这么简单,”陈安道:“自古御下者无非恩威并施,现在威未立,恩未施,怎么能指望他们心服口服?至于刚刚的举动只是吓吓他们而已,相信你也不会认为,我杀个小喽啰,他们就会对我五体投地吧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面色复杂地道:“你还保持清醒就好,那你准备用什么样的威势慑住他们?”

    陈安对她倒不用隐瞒什么,笑道:“自然是接下来的丧尸攻城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面色一僵,道:“那不是召集他们来这里开会的借口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陈安摇了摇头道:“我在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三五成群的丧尸,有方向性的向着这里移动,以这个趋势,不出三天,必然形成能够冲击基地的丧尸潮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又有些奇怪地道:“丧尸潮冲击基地的理论还是你告诉我的,你怎么还一副很意外的样子?应该早料到了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的脸色已经变了,根本没理会陈安的调侃,焦急地道:“那刚刚在会上,为什么你只是草草的布置了一下防御了事?为什么不趁机动员所有人,清理附近丧尸,防患于未然。”

    “防的住吗?”

    许子墨一滞,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丧尸潮是末世最强大的天灾之一,根本防不住。

    即便准确预知到丧尸潮的爆发的时间,也无法在之前就通过清理丧尸的举动将其瓦解。

    因为那无穷无尽的丧尸根本没人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明明附近的丧尸并不多,可丧尸潮依旧是那么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丧尸潮,只能正面击溃,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预防。

    未来末世人类的十大超级基地,就是在成千上万的人类基地废墟中脱颖而出,通过一次次正面击溃丧尸潮,成长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许子墨有一股深深的疲惫感,第一次明白即便自己带着记忆重生,依旧有太多太多无能为力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初的那种先知先觉,无所不能的感受就好像是一种错觉,根本不曾存在。

    陈安对此却是没有太多的解释,只是漫不经心地撂下一句话道:“放心吧,这个事情我自有筹谋,你就不用想太多了,安心锻炼自己,或学习提高治理基地的能力都行。”

    许子墨当然不可能因为陈安一句话就安下心来,但她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心中所能想到的除了逃,还是逃。

    在末世初期,丧尸潮真的是无解的难题,哪怕是末世十年后,那也是绝对的恐怖,哪怕是四阶王级正面遇到,也基本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若是逃了,他们这近四个月的努力就全部付之东流了,他们不可能带着所有人走,那只会引发更大的变故。

    和许子墨一样不安的还有上官杰等人,不过他们并不是在担心可能出现的丧尸潮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的确惧怕那个,但陈安在会上表现的如此漫不经心,让他们也以为那只是对方诱骗他们聚集的借口,自然而然的就忘了这件事,心中只想着来自陈安的威胁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他们先是一起安葬了邱社,原本末世之中人命如草芥,尸体随处一扔就可以,完全不需要什么操办,但现在在暂时反抗不了陈安的情况下,正是需要策动人心的时候,所以上官杰等人还是召集了手下,当着他们的面把邱社下葬,为日后可能的反攻倒算埋下伏笔。

    这既是一种试探,也是一种软抵抗的手段,打着怀念故友的旗号,谁也说不出什么,还得赞他们一声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第二天,见陈安没什么反应,上官杰、王振明父子、叶荣,还有其他几个人才趁着夜间,小心翼翼的一起齐聚到了上官杰的别墅里。

    “三阶,那家伙绝对是三阶的念力者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会上陈安的表现,王洋肯定地做出了这个判断。

    其实关于念力者的说法,现在还没有,那需要到末世半年以后,有人开始研究自然变异者和变异怪物的超凡力量时,才给予了相关详细的划分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只是二阶异能者、初级超凡者、三型变异者的乱叫,全凭个人喜好。

    但在新基地中,因为许子墨的影响,大家有意识地跟随着进行了相关超凡能力的划分,并有了初步的职业命名。

    念力者就是其中一个职业的名称。

    在王洋的理解中,那是个相当神秘的职业,不以元素为媒介,只是纯粹的精神力,念动控物,诡异非常。

    “三阶和二阶的差距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对付吗?”

    上官杰和王振明几乎同时把握住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没人清楚,毕竟从前的市政基地从未有过更强大的变异者出现。

    叶荣只能回忆一下,大胆猜测道:“在这个基地里流传着一个完整的实力划分方法,那便是初阶、中阶、高阶、王级,他们把普通的变异人定义为初级,而把我们这种可以同时对付十几个初变异人的存在定义为中级,以此换算,王洋所说的三阶也就是这里所流传的高阶,起码能对付十几个像我们这样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王振明将目光转向他,认真地道:“那对上枪呢?”

    “变异者依旧是血肉之躯,自然会害怕枪,只有经过特殊的训练才能闪避对抗。”

    这次回答的王洋,他沉重中又带着些自矜地道:“但到了我们这个层次,却可以真正直面枪械,等闲三五把枪都可以完全忽略,至于三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我不知道,但想来就算可以无视枪械,也不可能对抗得了大范围杀伤性武器。”

    王振明点了点头,显然也认可王洋的说法,但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上官杰,道:“老哥还有什么要补充的?”

    上官杰抬起头来环视了一圈众人,缓缓开口道:“我觉得,很多事情还是要打听清楚才好,比如那个分阶的依据究竟是什么,高阶究竟有多强,能有数据最好,即便不可能,最好也要弄清楚那个王级的实力是怎样的。变异者是另一重天地,虽然洋洋和叶荣都是其中的佼佼者,但却并不能弄懂其中的原理,只靠天赋的话,难免估计会有误。凡事都要谨慎些才好,在没弄清楚这些之前,暂时低伏身段,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老成之言!”

    王振明出言称赞,并肯定道:“那一切就先按老哥说的来,洋洋,你和叶荣这段时间就小心的打探一下这个体系的划分标准,宋恒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这分派着任务,打算先于陈安虚与委蛇,可突然之间,这件书房的房门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拍门声。

    屋里众人齐齐皱起了眉头,在进来之时他们就指派了看守望风之人,等闲事情轻易不可能有人来打扰他们,除非……那个新鲜出炉的最高行政长官发现了他们私下聚集。

    但这也有理由可以搪塞,说是大家一起偷偷地给邱社开个追悼会,这是人之常情,对方总不能不罪而诛吧,大不了更他拼了。

    对方在会上没有杀掉他们,应该也是忌惮他们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所以叶荣站起相当镇定的打开门,略带不耐地向门外之人道: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门外之人并非看守,而是上官杰的心腹,他一脸的惊慌失措,根本就那没去管叶荣,而是连滚带爬地扑到上官杰面前语无伦次地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,丧尸攻城,丧尸攻城,城外全是丧尸,铺天盖地……”

    如遇断更,未更新,可到新站www.xunsilu.cc(新丝路文学网)查看最新内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