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章 懊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德妃心里有气,还要帮着他遮掩,等回头她非教训十四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她伸手拿过另一样经书,金红二色绣上去的,与其说是经书,不如说是一卷莲花。一朵朵的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德妃宫女出身,当上妃嫔前并不识字,这些年慢慢的也跟着学了一些,她学的最多的就是宫规和经书文字。佛尔果春给绣的这一卷是《妙法莲华经》,也许是为了应景,一个个文字都被她绣成了莲花。

    亲切的拉住佛尔果春的手,“好孩子,你说说这手怎么就这么巧呢。你这两样可真是送到我心坎里了。”

    这经书卷只有自己有,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这孩子的用心,知道跟谁亲近。

    因着出身,她见多了别人表面亲近实则看不起她,背地里笑话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佛尔果春笑笑,“娘娘喜欢就好,其实奴才也不知道应该送什么礼物,就讨了个巧选了刺绣。这经书奴才在佛前供奉过了,愿娘娘长命顺遂。”

    头风可不是小毛病,发作起来人难免暴躁,她以后可是要当德妃儿媳的人,为了不当出气筒,可不就送了东西,‘保’德妃平安。

    “称什么奴才,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。我知夫人日后要回盛京的,你放心,我啊,一定把佛尔果春当亲生的对待。日后胤祯敢对她不好,我第一个不饶。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手里拿着这经书,她竟然觉得身心舒畅,看佛尔果春更加顺眼。

    “乌嬷嬷,你去库房把本宫给佛尔果春准备的礼物拿出来,左边那个漆红的大匣子别拿错了。还有那几匹鲜亮花色的布匹都拿来。”转头看向佛尔果春,“前段时间皇上刚赏赐的料子,我特意挑了颜色鲜艳的,正好你拿回去做几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乌嬷嬷是德妃的心腹嬷嬷,也是乌雅氏的族人,她听见德妃的话心里一惊。德妃事先准备的礼物可不是这个,那个大匣子里装的都是她以前的心爱之物。德妃年纪大了,像这种鲜亮的首饰不能带,全都放进匣子里。

    德妃原有三女,长大成婚的只有温宪公主一人,当初公主成婚时,娘娘也只是挑了一些给公主做嫁妆。四阿哥成婚四福晋一件没得,不曾想如今要全部都给佛尔果春未来的十四福晋。

    诧异归诧异,乌嬷嬷不敢耽搁,抬脚就往外走,不一会儿带着几个小宫女捧着匣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佛尔果春看到那么大个匣子也有些惊,不过她并没有自大的认为都是给自己的,是以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伸手接过匣子,德妃轻轻抚摸片刻,“这些都是我年轻时候皇上、太后等赏赐的,如今年纪大了,放在匣子里也是落灰,你拿回去重新炸炸,带上指定好看。”说着她就打开了匣子让佛尔果春瞧。

    佛尔果春凑过去看了一眼,金的玉的都有,每一件都很名贵。里面的首饰很新,拿出来就能带,可见德妃平日里对它们有多宝贝。

    她摆摆手,“娘娘,这太贵重了,奴、我不能要。”她想自称奴才,在德妃的瞪视下,这才改口说我。

    不由分说的把匣子往佛尔果春怀里一塞,“给你你就拿着,行了,天儿也不早了,我也不留你们。乌嬷嬷,你替我送伯爵夫人和佛尔果春。”她倒是还想要留着佛尔果春说说话,只是想着敢不来请安的十四,她要去阿哥所抓人。

    佛尔果春看看德妃,再看看额娘。觉罗氏对着她点点头,她这才收下。

    怀里抱着个大匣子,身后跟着好几个宫女,每个人都抱着一两匹华丽的布匹,佛尔果春走在路上不免让人侧目。

    远处胤祥跟胤禛看着这一幕,胤祥眯着眼,“那不是永和宫的宫人么?前面那个莫非是都统莽喀家的格格,十四未来的福晋?”没看出来德额娘对她这么满意,瞧瞧这赏赐。

    说起十四福晋,胤祥不动声色的看了下他四哥,四哥也是倒霉被那么个女人缠上。都是完颜氏差距还真不小,那位对着四嫂还鼻孔朝天,一副蔑视的样子。

    啧啧,这素质,跟市井泼妇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罗察好歹是满洲大姓,之前又是二品大员,居然连一个女儿都教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之前莽喀给汗阿玛上过折子让女儿落选,汗阿玛似乎答应了。”这事稍微打听就知道。莽喀这个人心眼直恨不得把这事到处嚷嚷,选秀那会儿有人套话,他就把这事给秃噜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他没敢说皇上答应了,只说自己盼着闺女落选好回家。

    但他既然敢说这事,那就是**不离十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人被指给十四,莽喀心里如何想他不知道,汗阿玛心里肯定不舒服。再有德额娘,赏赐这么多,其中的深意……

    四阿哥收回视线,冰冷的脸上丝毫未变,“走了”人冷,声音更冷,胤祥无端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不提四阿哥回府后让四福晋收拾一份礼物,找由头送去伯爵府。只说德妃捧着佛尔果春送的东西,越看越喜欢,对故意整出幺蛾子的十四越生气。

    “去,把十四阿哥给本宫叫来。”臭小子长大了翅膀硬了?额娘的话都敢不听。

    这回十四阿哥没有推脱很痛快的就来了,因为胤祥告诉他刚才看见他未来福晋走了。胤祥原意是想要调侃他的,却不知他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他跟那丫头认识也就七天,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。每次想到要成婚,似乎都能看到那丫头一脸控诉,说他说话不算数花心的样子。久而就是别人提起什么福晋、成婚他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胤祯并不担心额娘会对他怎样,顶多就说马上几句,他回头说几句好话哄哄就完事了。他才是亲儿子,难不成比不过一个完颜氏。

    完颜氏,姓氏都不讨他欢心,他更没了见人的**。

    结果,胤祯刚摆出谄媚的姿态,那边德妃就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哎哟、哎哟,额娘,疼疼疼松手。”

    德妃又使劲儿拧了一下,臭小子就会糊弄她,她手劲儿多大自己能不知道?“你瞧瞧你,幸亏额娘没明说,不然额娘这脸都让你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见旁边放着的东西,她气不打一处来,“行了,你福晋人不错,入宫一趟知道给额娘准备礼物不说,还给你准备了一份。”

    胤祯心说,她那是有心计知道提前巴结人。结果转头就看见桌子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胤祯瞪大了眼睛,颤抖着手指着托盘,“额,额娘,您,您说这是谁准备的?”托盘上一件锦鲤香囊牢牢地吸引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鲤鱼好熟悉啊,他忍不住拿起来仔细观看。

    天青色的布料上一尾金红锦鲤活灵活现,胤祯敢打赌这绝对是那丫头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之前认识?”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又刚得知这样的消息,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让德妃发现很正常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胤祯轻咳一声,“不认识,就是觉得这鱼绣的挺好,我还以为是真的。”这条鱼比五年前绣的好太多,要不是手法习惯没变,他也不可能第一眼就认出来。

    忍着欣喜,他努力平复心情,看向德妃。“额娘,这真是我未来福晋准备的?”他未来福晋哪儿人来着?哦,好像是盛京那边的,莽喀是镶红旗都统,镶红旗一向是驻守盛京漠南的。这样看是那小丫头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胤祯咧着嘴角笑起来,要不是还知道场合不对,他恨不得再蹦几下,跑上几圈。

    德妃看着小儿子前后不一的行为,越发觉得这里面有事儿。她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想法,只要儿子对福晋满意就行,不说两人琴瑟和鸣,起码也要做到相敬如宾吧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我早就跟你说让你先见见人,她跟罗察那女儿不一样。现在后悔了吧?”

    傻笑的嘴角收敛,胤祯噎住了。

    他,他都干了什么?

    居然亲手断送了跟媳妇儿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胤祯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,让你不仔细。如果早些听额娘的话,不就早就跟媳妇相见了?

    胤祯这一巴掌打蒙了德妃,十四这是傻了?如遇断更,未更新,可到新站www.xunsilu.cc(新丝路文学网)查看最新内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