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18章 烧尽,一见钟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嗯嗯,灵儿全听爹爹的吩咐。”风灵儿笑颜如花,眼里透出对鬼帝那倾世容颜的向往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迫不及待,从主厅里出来的时候,非拉住风飞宇说道:“哥哥,你不是见过鬼帝吗,能不能把他的画像画出来让我瞧瞧先?”

    风飞宇哭笑不得道,“灵儿,距离选秀女的日子就快到了,到时候你就能亲眼见到鬼帝了,为何还要我画给你看?”

    他主要想说,鬼帝的容貌,不是他一笔一画就能勾勒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嘛,人家这不是等不及了嘛,要是鬼帝长的并不是如你们所说那样,那我不就被骗了嘛!”风灵儿撒娇道,“哥哥,我的好哥哥,你就成全了你的好妹妹嘛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风飞宇实在拗不过自家小妹的好奇心,只好点头答应了,“画得若是不好,你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风灵儿兴致冲冲的找来画笔画卷。

    风飞宇开始埋头画画,将记忆中鬼帝的相貌,一笔一画认真的在画纸上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风灵儿站在旁边看着,小脸越来越红,眼里的惊艳也越发深。

    画上的人。

    墨发如瀑,紫金玉冠。

    五官惊艳,邪魅如画。

    双瞳冷寒,气如霸者。

    画像栩栩如生,仿佛画中仙男,下一秒就会从画里走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风灵儿呆呆地看着画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风飞宇停下画笔,摸着下巴仔细端看了一下,摇了摇头,“画得不够传神,大约六分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帅气逼人的画,哥哥你居然说只有六分像?!”

    “对啊,真正见过鬼帝容貌的人,都无法描述出来,更何况是画下来。”

    风灵儿小脸一红,支吾道:“画都如此俊美无双了,那真人不得逆了天呀?”

    “哎哟,看看我们风家的掌上明珠,终于情窦初开了呀!”风飞宇打趣道。

    风灵儿小脸更红了,像是熟透的苹果一样,捧着画卷无比稀罕。

    “灵儿,我告诉你,你成为北刹皇后可以,但是鬼帝至高无上尊贵无比,这样一个人物,你只能乖乖在他身边当他的小女人足以,千万别妄图掌控他,懂了吗?”

    风灵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然后乐颠颠地抱着画卷就跑回房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将夜重渊的画像,挂在床头,每日都要看上几百次。

    每看一次,她眼底的流动的情愫就越发深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楚国。

    不知名的地下世界。あ七^八中文ヤ~⑧~1~ωωω.7\8z*w.còм 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
    帝扶摇在房间里运气打坐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她开始觉得自己的丹田充满了一股灼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在她四肢百骸奇经八脉里横冲直闯,好像要冲出身体一样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就在她呼出一口气的瞬间。

    双掌之中一团汹汹火球轰然砸出。

    火球不偏不倚,正好砸落在她面前的那些花草上。

    瞬间,花草被怒火舔舐,才几秒钟,房间里的花草就烧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卧槽!!”帝扶摇目瞪口呆,再也顾不上修为了,从玉床上蹦起,赶紧跑去灭火。

    一番激烈灭火后,火焰总算被灭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帝扶摇望着一片疮痍,就像是被炮轰过的房间,整个人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东方祭要是看见我把他精心栽培这么久的毒花毒草给毁了,岂不要把我关在地下房间里,关到老死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想开一点,东方祭没有这么坏吧,应该……顶多让你赔偿了事吧!”帝勾幽安慰道。

    帝扶摇却哭丧着小脸摇头,“不不不,这个东方祭虽然不是什么坏人,但特么也不是什么好人啊,你忘记了啊,他多管闲事救了我,偏要我报答所谓的救命之恩才肯放过我,现在好了,我把他花园给毁了,那他岂不要我的命来还?”

    想到这,帝扶摇就坐不住了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想法子解决一房间的疮痍。

    天机阁。

    东方祭闭关出来后,就见红翎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“主公,属下已经找到她的所有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名为妖卿,南玄人,常以一副诡异血面示人。因她炼制出生肌丹遭来暗算,被北刹风家老祖打下雾山悬崖,坠入通天河中,才会流浪到西楚来。”红翎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东方祭眉宇一挑,“你说生肌丹是这丫头炼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主公。”红翎继续说道,“据属下调查,妖卿只是个初级炼药师。”

    东方祭一听,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“什么?初级炼药师?怎么可能炼出消失这么多年的神丹来?”

    炼制神丹,连高级炼药师都做不到的事情,竟然被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初级炼药师给做到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要传到大陆上,谁相信?

    “主公,要放了妖卿吗?”红翎问。

    东方祭沉思半刻,俊脸一展笑容,“放。”

    主仆两人用传送阵,传送到地下温室的时候,差点以为传错地方了。

    只见昔日苍郁幽美的地下温室,已经变成了火灾后的疮痍景象。

    而那个罪魁祸首,竟然蹲在那,用小铲子,将毒花毒草的根,一棵颗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花,我的草,我的娘啊——”东方祭捂着心脏,不敢接受眼前的事实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