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挣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陈清雪猛的抬头看了一眼陈同甫, 她眼神波动了几下,才低下头说道:“是的爹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陈同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 确定陈清雪依旧在他的控制当中。

    当下他摆摆手说道:“行了, 你现在去跟你娘说说话吧, 等一会儿就去周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爹!”陈清雪再度行了个礼,努力保持的仪态不变,走出了正院。

    后面之前躲在旁边的曹建走了出来,说道:“表哥, 三姑娘好像不太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陈同甫却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没事儿, 她不高兴就不高兴吧, 反正她还是得按照我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曹建点点头, 没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清雪出了正院, 并未回去青云苑,而是直接去了流花院。

    陈二夫人看到陈清雪过来还吓一跳,“清雪!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陈清雪微微笑道:“只是我今天功课做得好, 他让我早点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陈二夫人闻言微微一愣,她注视着陈清雪,面色有些复杂, 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却只是笑道:“功课虽然重要,但是清雪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!”

    “娘,我知道的!”陈清雪笑眯眯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二夫人当下又开始问陈清雪, 今天都做了点什么吃了些什么喝了些什么等等日常的琐碎事情。

    陈清雪态度依旧极好的回答着陈二夫人。

    两母女态度亲近的说了半天话, 苏奶娘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:“三姑娘, 老爷差人来叫你了!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陈清雪随意的点点头转头看面色有些惊疑的陈二夫人,她温和的笑道:“娘,他让人来喊了,我就先走啦!”

    陈二夫人虚弱的握住陈情水的手,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清雪,你最近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”陈清雪言笑盈盈,她注视着母亲,笑得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对了娘,我今儿既然已经来看望您了,所以今儿晚上我就不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娘知道了,”陈二夫人点点头说道:“你那边的事情要紧!”

    陈清雪再度拍了拍陈二夫人的手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其实陈清雪本身是想告诉陈二夫人,陈同甫让她做的事情的,但是想想,陈二夫人的身体本就极虚弱,这些事说给她听也没什么用,只会刺激到陈二夫人本就不好的身体。

    所以陈清雪直接将这件事瞒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也知道她娘极聪慧,就算陈二夫人这些年一直被陈同甫牢牢的控制着,几乎没有任何人手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,却也能够从陈草和苏奶娘嘴里寥寥无几的消息中,猜测到陈家最近几天的气氛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陈清雪自打她从秦锐口中得知了陈垚被周老爷子人带走之后,就一直在琢磨这几天的事儿。

    身为陈家嫡女,尤其是她在家中也还算得上受宠,故而陈家的消息,她或多或少总会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这也让她很清楚,她那惯常没心没肺的大哥陈淼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时间,陈淼每日都在周家门前长跪不起,这两天虽然他已经回来,却没有得到陈同甫的任何安抚!

    确切的说,陈淼现在已经被陈同甫放弃,直接搬出了东跨院,搬到了一个极其偏僻的小院子中。

    陈同甫美其名曰,搬到这里为了让陈淼更好地养伤,但是实际情况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东跨院现在已经迎来了新的主人——陈森!

    想到陈森,陈清雪眼睛就闪过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相比起没什么脑子的陈淼,陈森的性格更加阴险,也更加毒辣。

    陈清雪微微皱眉,暗暗的想着,“希望陈森不要蠢到来招惹自己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她眯了眯眼睛,摸索了一下衣带。

    那里面装了一些非常可爱的小东西,这是陈清雪在两年前从陈二夫人身上闻到了毒药味道之后,费尽心思制作出来的。

    确定所有东西都乖乖待在应该待的位置,陈清雪也来到了正院的书房。

    走进去,陈清雪就有些惊讶的发现陈森竟然也在书房里。

    她心头一凛,陈森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陈森看着陈清雪进来,高高抬着下巴,非常矜持的打招呼道:“三妹来啦!”

    他等着陈清雪给自己行礼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是陈家继承人了,和之前的嫡次子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就算陈清雪深受陈同甫宠爱也是如此,她毕竟只是个姑娘,要想以后过得好,是必须讨好自己那个陈家继承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忘了一件事,别说是现在,就算是之前陈淼是陈家继承人的时候,陈清雪对陈淼的态度也是漠视到底的。

    陈清雪理都不理他,径直和陈同甫见礼,“女儿见过爹!”

    陈同甫对陈清雪的举动就仿若没看到一般,点点头笑呵呵的说道:“清雪,你也有些日子没有去过周家了,正好让你二哥送你过去!”

    陈清雪闻言这才看了一眼陈森,冷冰冰的说道:“二哥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陈森看着陈清雪那冷漠的态度,忍不住想发火,但是想想陈同甫之前跟他说过的陈清雪的用处,他只能强行忍下怒火,笑着说道:“三妹!不辛苦的!”

    说着他还想和陈清雪拉一下关系。

    奈何陈清雪根本不想搭理他,只是垂着眼睑,默默地静立在一旁,让陈森梗的不行。

    陈森这几天可以称得上意气风发,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一直死死压在自己头上的陈淼废了不说,自己还成为了陈家的继承人,这对从小就野心勃勃的陈森来说,那就是他果然是天命之人。

    偏偏陈清雪丝毫不给他面子,这让陈森恼怒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暗暗的琢磨着,好,你个陈清雪,你现在不给我面子是吧?以后咱们走着瞧!

    陈同甫也不管陈森和陈清雪之间的暗潮涌动,径直拿出一份礼单递给陈清雪说道:“清雪,这是礼单,切记要亲手交给你外祖父!”

    陈清雪眼神平淡的看了一眼那礼单,默默的伸手接过来收了起来,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是的,父亲!”

    陈森在旁边看着那礼单,忍不住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完全站在了陈家继承人的位置上,陈同甫送出任何东西他都会觉得心疼,更别提陈同甫为了彻底消去皇上对周家的不喜,礼单准备的极其丰厚。

    陈同甫重视着陈清雪,笑得极其温和,说道:“清雪你知道的吧?你大哥曾经做的错事儿!”

    陈清雪抬眼盯着陈同甫,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陈同甫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,继续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大哥啊,脾气不好,连道歉都做不好,所以呢,你这次过去一定要记得给你大哥分说一下呀!”

    陈清雪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爹!”

    陈同甫打量了一下陈清雪,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不对,为了以防万一,他再度提醒道:“清雪,你这次要是做的好,回头你可以搬到流花院去住些天!”

    陈清雪闻言眼前一亮,似乎提起了一点精神,用力点点头说道:“爹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陈同甫满意的点点头说道:“好孩子,我知道你一定会做得到的!”

    当下,陈同甫便招呼人收拾东西,又仔细叮嘱了一番陈森,好生将陈清雪送到周家。

    当然,陈森将陈清雪送到周家之后,并不会进周家的门,而是会转身回来。

    陈同甫自己也清楚,如果陈森在,就算周家的门能打开也不会打开的。

    只要周家将门打开,陈清雪必然会倾尽全力的说通周老爷子,毕竟这个关系到陈清雪有没有可能去流花院暂住啊!

    陈清雪对于陈同甫送去周家的礼单是完全不管的,她只是垂着眼睑,一派沉静的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等到东西都准备好,她也上了马车,才将一直没有露出的手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皙的小手握的极紧,甚至紧到指甲已经掐入了手心中。

    林清雪感恩感觉到一阵阵刺痛,却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依旧不敢抬头,不敢出声,只是在心底狂喜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我终于从陈家走出来了,我终于能够单独去周家了!”

    “外祖父……我终于可以向外祖父求助了!”

    打从最开始陈清雪就没有相信秦锐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看来,秦锐出现的太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称是周老爷子的人,但是如果他真的是周老爷子的人,为什么不直接上门或者说不直接带她或和她娘走,而是选择将陈垚带走呢。

    更何况陈垚留给他的那封短信,也标记了危险的符号。

    虽然危险等级并不高,但是陈清雪并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一切只是意外的陈清雪,瞬间在脑子里脑补了无数种可能。

    包括却不仅限于秦锐可能是陈家的敌人派来的,可能是陈同甫的敌人派来的,甚至可能是陈同甫打算试探他,林林总总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唯一没有考虑的就是秦锐真是周老爷子派过来的!

    陈清雪现在只是满心想着,等她去了周家一定要立刻向周老爷子求助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不单单是她娘陷在了陈家,他还得求周老爷子帮忙把陈垚找回来。

    陈清雪暗暗在心里盘算着,一会儿到达周家门前之后,如何顺利的进入周家再见周老爷子,见到周老爷子之后又要如何说等等说辞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家。

    正院的书房中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面色僵硬的坐在那里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易卓坐在一旁,同样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旁边闻进正在泡茶。

    茶泡好,闻进端给周老爷子,轻声说道:“外祖父喝杯茶吧!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叹息口气,看着热气冉冉升起的热茶说道:“或许当年是我选错了!”

    之前易卓等人和闻大夫人一番交谈,得知了陈二夫人当年的一些往事,同时也看到了陈家的一些隐私。

    谈完话,闻大夫人转头去歇息了。

    十堰也表示要去好好查一下陈同甫那个妾室的事情,转身暂时先离开。

    易卓和闻进便来到了正院,将闻大夫人所说的话都告诉了周老爷子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也知道,闻大夫人所说的这些话,这对周老爷子无疑是个刺激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也是真心瞒不住啊,也没有法子隐瞒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事儿都在四爷那边挂了号的。

    虽然易卓已经尽全力说的婉转,但是周老爷子听了之后,脸色也是瞬间丧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生只有三女,最小的女儿虽然是庶女,却也非常疼爱,一心想让女儿嫁个好人家,却不曾想……

    易卓和闻进看这周老爷子那副失落的样子,纷纷叹息一口气,凑到周老爷子身边,轻声劝慰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件事只是意外,毕竟当日陈家老爷子和陈家大公子都还在呢,您也不会知道他们两个会那么早就去了呀!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苦笑的摇摇头说道:“超远,你也甭劝我,你三姐这场劫难,一大半是我造成的!”

    易卓也无奈的叹息口气,他知道周老爷子现在心里是非常的愧疚,想解除周老爷子心里的愧疚,最好的法子就是快点解决他的心结,将他三姐和陈清雪尽快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易卓忍不住在心里碎碎念,陈同甫啊陈同甫,你难道不想着快点消去四爷对陈家的不喜吗?怎么还不让清雪小姑娘来周家呀。

    就在易卓犯嘀咕的时候,有仆人来禀报,陈家又来人了,而且来的人是一位小姑娘。

    易卓眼前一亮,赶忙转头看周老爷子,急急声说道:“老师,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清雪来了?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赶忙问道:“帖子呢,对方的帖子呢?”

    仆人赶忙取出一张门帖,恭敬的交给周老爷子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一看上面的名讳,果然是陈清雪三个字,他一脸惊喜的说道:“超远!真的是清雪来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易卓眼前一亮哈哈大笑的说道:“清雪来了就好,接下来的事儿就好办了!”

    闻进也站起身,言笑盈盈的说道:“确实,清雪表妹一来,咱们就可以动手了!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易卓问道:“小师叔,那我先去迎一下清雪表妹,对了,”他想起一件事儿,转头问那仆人,“清雪表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吗?”

    仆人摇摇头说道:“清雪姑娘并非是一个人来的,他是被陈家的二公子送过来的,不过在将清雪姑娘送到之后,陈家公子便独自一人离开了!”

    易卓闻进,周老爷子同时眉头一跳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眼里闪过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闻进也是冷哼一声说道:“这就是陈家!”

    易卓却不在乎说道:“这是好事儿,也省得我们去专门应付陈森了!”

    易卓这话一出,周老爷子和闻进的脸色也是瞬间缓和,纷纷赞同。

    确实,陈森走了还省的他们去劳神应对这个讨人嫌的家伙,他们现在要做的还是赶紧去将陈清雪小姑娘接进家中,好生安抚一通才好。

    当下闻进一人便去迎陈清雪。

    易卓陪着周老爷子留在书房之中,毕竟他们都是长辈,没有去迎一个晚辈的道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陈清雪这会儿真坐在马车上,肩背挺得笔直,努力保持着仪态。

    这会儿留在周家门前的,除了她就是几个驾驶马车的仆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陈同甫有意,陈清雪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带。

    事实上陈清雪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便。

    早在数年前,她身边的侍女出卖她的时候,她早就把这些人当做敌人看待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,陈家仆人开始有了一些骚动,窃窃私语,间或向马车看一眼。

    陈清雪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她这一次是必定要进入周家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等待再长时间他也会等下去。

    幸好她并没有等多久。

    不多时,周家的大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20多岁的俊秀书生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陈清雪认识,虽然只是数年前见过一次,但是她清晰的记得,这是闻家的表哥。

    陈清雪赶忙撩开车帘子,扬声说道:“请问是闻家的表哥吗?我是陈家的陈清雪!”

    闻进一出来就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陈家的仆人看起来规矩还好,但是他总感觉少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等陈清雪一掀车帘子,他才猛的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陈家人到底在想什么?怎么陈清雪一位姑娘出来,身边连个婆子都不带着?

    听着陈清雪的话,闻进赶忙行礼道:“陈家表妹好,我是闻进,你喊我进表哥或者秀达表哥都行,”说着他赶忙回头招呼了一声,“赵婆子!快来扶姑娘下车!”

    赵婆子虽然只是负责门口扫撒的粗使婆子,但是匆忙间闻进也找不到适合的人选来扶陈清雪下车了。

    陈清雪也微微一愣,早在陈家她早就适应了身边不带人行走的日子。

    赵婆子被喊过来也被吓了一跳,但是周家的规矩毕竟是好,就算她只是个粗使婆子,规矩也不会乱。

    她走过来,跟陈清雪先见礼,“老婆子见过清雪姑娘!”

    说着她恭恭敬敬的伸出胳膊,让陈清雪扶着下马车。

    古代仆从服侍主子姑娘小姐的,贴身仆从也就罢了,稍微离的远点的都不会伸手去碰姑娘小姐的胳膊或者手,而是将自己当做架子,任由对方扶着。

    陈清雪下了马车,正式和闻进见礼。

    闻进笑盈盈的说道:“清雪表妹,一路过来真是辛苦了,外祖父正在等着咱们呢,快进去吧!”

    陈清雪眼睛一亮,立马点点头说道:“好的,进表哥!”

    表哥表妹相携进门儿,闻进和周中打了个眼神,周中明白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身为周家的管家,周中很清楚怎么应对陈家。

    这会儿陈清雪回头看看已经远离了门口,她微微急速得跟闻进说道:“进表哥,我们现在就是去见外祖父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闻进点点头,他看出了陈清雪别激动,赶忙安抚的说道:“清雪表妹,你不要着急,你堂哥陈垚现在正在休养呢,你不好去见他的,而且你现在也已经过来了,你都已经过来了,三姨妈那边的事情就好说了!都不要着急哈~”这个口癖是他跟易卓不知不觉中学到的。

    陈清雪闻言却吃了一惊,说道:“之前带走瑶哥哥的真的是外祖父的人?”

    闻进闻言才一愣呢,他惊愕道:“什么叫做之前带走瑶哥哥的真的是外祖父的人?你之前难道没相信秦锐的话?你陈垚堂哥可是留了信的呀!”

    陈清雪听闻进说到秦锐的名字,脸色不由得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他之前的种种猜测都是错误的,唯一没有想到的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闻进也回过味儿来了,他也不生气,看着陈清雪眼底闪过一丝疼惜说道:“没事儿,等一会儿说清就好了!”

    他简直无法想象陈清雪之前都经历了什么,怎么凡事都爱往坏处想的?

    说话间,闻进已经带着陈清雪,来到了正院。

    进了书房,陈清雪一眼就看到了,就看到了周老爷子。

    看着周老爷子慈爱又蕴含着心疼的目光,陈清雪只觉得心头一酸,走上前恭敬的给周老爷子磕头,“清雪……清雪,给外祖父请安了!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快起来!”周老爷子赶忙将陈清雪扶起来,他心疼的说道:“好孩子,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!”

    陈清雪用力摇摇头说道:“我不苦的,苦的是我娘……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眼里闪过一丝黯淡说道:“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呀,”要不是他选错人,他家三姑娘也不至于受这么多苦。

    “不!外祖父,这不是你的错……”陈清雪赶忙说的。

    闻进这时候凑到易卓身边,将之前在门口的事儿一说,易卓就忍不住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陈家真是在作死无极限的路程上,奔腾不止啊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看过来疑惑的问道:“超远,你和秀达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易卓叹息口气说道:“没什么,秀达只是告诉我陈家有多么作死罢了,”他大致说了一下闻进刚刚说的内容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瞬间脸黑,他转头看向陈清雪说道:“清雪,陈家怎么连个丫头婆子没给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陈清雪眼神暗淡了一瞬间说,道:“陈家是安排了的,只不过我不敢带着她们!”

    好吧,就这句话足够了,周老爷子也不再问,免得触及到陈清雪的伤心处。

    不过这会儿陈清雪疑惑的看向易卓,心道:这人是谁呀?怎么看着外祖父对他非常亲近似的?而且他说话这么不客气,外祖父居然都不生气的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四年前被迫离开京城之前,陈清雪每年还是往周家走几趟的,但是在她的记忆中,根本没有见过易卓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也看到了陈清雪的疑惑,他笑着给陈清雪介绍了一下说道:“清雪来见过你小师叔!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?”陈清水有点茫然,她不知道这从论起的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给他解释一下,陈清雪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自己人,那就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陈清雪一脸恳切的看着周老爷子说道:“外祖父,清雪想求你一件事儿,”说着她又想跪下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赶紧扶住他说道:“好孩子你别跪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你放心吧,今天晚上你就能看到你娘从陈家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哈?”陈清雪瞬间懵逼。

    易卓笑呵呵地对旁边的闻进摆摆手说道:“秀达,你给清雪解释一下!”他能够从系统的提示中,看到小姑娘对他的信任度可是个大刺刺的0呢!

    易卓表示,在信任度刷上来之前,暂时别跟这小姑娘直接说话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小师叔,”闻进点点头,笑着对陈清雪说道:“清雪表妹,你不要急,我们到这边坐着说!”

    陈清雪虽然依旧有些犹豫,转头看了看周老爷子,在对方鼓励的目光中,随着闻进去了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当下,闻进直接将此事的前因后果都给他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的时候闻进着重点明了易卓的功劳。

    陈清雪虽然年幼却极其聪慧,很快就听明白了,立马过来给易卓磕头,“清雪谢过小师叔的救命之恩!也谢过小师叔救助陈垚哥哥的莫大恩情!”

    易卓笑着说道:“清雪却不必多礼,都是自家人,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,既然已经知道了又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?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陈清雪依旧给易卓磕了一个头才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脸激动的说道:“小师叔,今晚真的能把我娘偷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可以的,”易卓点点头说道:“事实上,之前我们就已经做好准备了,如果今天真的是你来,我们今天晚上就会将你娘偷出来!”他有点狡猾的笑道:“等陈家明天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陈垚会在明天早上敲响登闻鼓!”

    登闻鼓是古代帝王为表示听取臣民谏议或冤情,在朝堂外悬鼓,许臣民击鼓上闻用的。

    登闻鼓一响,陈同甫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陈家绝对会忙得焦头烂额,谁也没有时间去管陈二夫人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陈清雪眼睛亮亮的,一脸激动说道:“太好了!谢谢小师叔,谢谢小师叔!”

    陈清雪虽然性子已经有点被教歪了,甚至都有点濒临黑化,但是她终究尚未黑化,尤其在陈二夫人和陈垚都活着的时候,她虽然有些城府,凡事都爱往坏想,却终究个孩子。

    还是个好孩子!

    易卓这会儿也真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这一瞬间,陈清雪原本是零的好感度直接窜到了四十七。

    易卓相信,等晚上陈二夫人真的被抢回来,陈清雪对他的信任度会继续往上窜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易卓笑道:“说起来,十堰这次出去好像回来的有点慢呀!”平时都是很快就回来的!

    易卓他们准备将陈二夫人从陈家抢出来,肯定需要十堰去安排人手,但是这次,十堰出门,回来的速度比想象中要慢呀。

    闻进有点奇怪说道:“是不是四哥找他办什么事去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”易卓一脸狐疑的说道:“就算四爷找他办什么事儿,他也应该给通知咱们一声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”闻进摊了摊手,问道:“要不然我让人出去找找他去!”

    易卓额头痛,“说的容易,咱们都不知道十堰往哪去了,怎么去找人呀?”

    易卓说的也是,闻进也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笑着安抚道:“你们都不要急,也许一会儿十堰就回来了,反正就算十堰安排人去陈家救人,那也得大晚上去了,白天干不了这活的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啊!”易卓他们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太着急了,才忘了这些事。

    一转头就看到陈清雪听的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易卓笑的解释道:“十堰是四爷的人,嗯,你知道四爷是谁吧?”

    陈清雪眨巴眨巴眼睛,老实的说道:“知道的,是皇上!”

    “对,是皇上,”易卓点点头说道:“四爷对陈家很是不喜,这一次要不是朝廷上有事儿,就由他来收拾成家了,不过即便如此,他还是派了十堰来帮忙,那个秦锐就是十堰的人!”

    易卓的这番话信息略多,陈景雪其实依旧有些地方没有听懂,但是她能够听懂的是这一次陈家得罪的不是周老爷子,而是皇上!

    难怪陈同甫拼了命的要求的周老爷子原谅,就算牺牲了陈淼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这也解了陈清雪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如果陈家得罪的是皇上,那么不管陈家怎么拼命求原谅,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不过听这位小师叔的话,皇上对陈家不是普通的厌恶呢,想来陈家这次是怎么样也躲不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清雪却觉得心里已经泛起一种古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并非是喜悦,也并非是恼怒,甚至……

    陈清雪说不清。

    就在陈清雪思绪乱飞的时候,有仆人在外边喊道:“萱姑娘过来啦!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易萱端着一盘子点心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萱儿你来啦!”易卓笑呵呵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看着易萱,也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易萱笑盈盈行了一个万福礼,先跟周老爷子请安,然后有点惊讶的看到了陈清雪。

    她比划到:爹,这是谁呀?

    易卓看看易萱,又看看陈清雪,,突然眼前一亮,笑着说道:“认识一下吧,就是陈清雪,你陈家妹妹!”因着之前关于四爷和翊王爷的某些小错误,易卓这次针对陈家行动的时候,特意跟易安易萱他们几个孩子,说了一下陈清雪的事儿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计划顺利,这个姑娘肯定会和陈二夫人住在周家,到时候也会和易家人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某些麻烦易卓特意提前跟几个孩子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所以易卓一说易萱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易卓又笑着和陈清雪说道:“这是易萱,我的女儿,”顿了顿,易卓补充道:“萱儿之前得过重病,所以现在患了哑疾,不过她现在已经正在治疗了,用不了多久就能治好的!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易萱的生活环境和陈清雪的生活环境虽然并不相同,但是痛苦程度其实差不多的,所以他相信易萱和陈清雪,在最初的磨合之后,会有共同语言,能够合得来的。

    沟通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陈清雪听了一愣,她看着言笑盈盈的易萱,有一点惊讶,还有一点茫然。

    从小生活在陈家的他,完全无法想象到易萱明明现在已经哑巴了,为什么依旧还能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?

    虽然易卓说易萱现在正在治疗,但是陈清雪也见过曾经因病患哑疾的,几乎没有治好的。

    陈清雪心里思绪乱飞,但是她学到骨子里的规矩,却让她本能的先对易萱行礼,口中说道:“清雪见过萱姐姐!”

    易萱也笑眯眯的回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她这会儿看陈清雪,也是善意中带着好奇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易卓提前和她说过陈清雪的事,对于这样一个身在狼穴却依旧为了保护亲娘是拼命的小姑娘,她还是非常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同时,直觉系的她也能够感觉到陈清雪对自己毫无恶意,所以她也乐得展现自己的善意。

    易萱笑眯眯的取过点心盘子,推给陈清雪,示意她吃。

    相比起已经提前有准备的易萱,陈清雪此刻真是茫然的。

    她真不懂为啥易萱一见自己就对自己这么好,她看着眼前的点心盘子,不知道该怎么办!

    幸好周老爷子笑呵呵的助攻了一把,“清雪丫头,这是你萱姐姐亲自做的点心,可好吃了,尝尝吧!”

    有了周老爷子的话,陈清雪只能取过一块点心,小口小口的吃完,脸色有点微红的说道:“点心很好吃!”

    易萱笑得更高兴了,继续笑眯眯的递过一块点心。

    陈清雪看了看点心,只能无奈的接过,再度吃下,继续给易萱点赞。

    易萱嘻嘻笑的,第三次递过来了点心,陈清雪有点为难了。

    中式的点心不管咸口甜口都是比较重油的,吃多了难免会觉得腻,陈清雪想喝茶,但是又觉得有点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就在她为难的时候,易卓冲着易萱笑骂道:“多大的人啦,还欺负妹妹!”

    陈清雪一愣,抬头看易萱,就看到易萱的眼睛中闪着狡黠的光芒,他嘴角抽搐了下,似乎看错人了呀。

    易萱被易卓笑骂了两句,转身取过一杯茶,递给陈清雪道歉,那意思——我给你端茶道歉,你原谅我吧?

    陈清雪还能说啥呢?她只能接过茶,轻轻喝了一口说道:“点心确实很好吃的!”

    易萱眯眼笑,从手腕上取下一串玛瑙珠子,戴在陈清雪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陈清雪这次懂了易萱的意思,笑道:“谢谢萱姐姐!”她眼底闪过一丝感激。

    她经过和易萱的初次接触,隐隐约约猜出了易萱为什么给她开玩笑!

    这个不能说话的姐姐显然是知道她的身份的。

    刚刚跟她玩笑,显然也是为了让放松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陈清雪都看出来了,周老爷子他们自然明白的更早,毕竟易萱从来不是爱调皮的性子。

    她刚刚欺负陈清雪,显然是故意逗妹妹玩儿。

    陈清雪这会儿心里暖暖的,摸着那玛瑙串子,他也想给易萱一个见面礼,却面露无奈的发现自己身上的所有首饰,都不是她喜欢的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说的,“萱姐姐,我现在身上没有带着合适的,回头我给你补上!”

    易萱听着,就觉得眼前这个小妹妹真好玩。

    她故作严肃的想了想,看着对方有点面露不安了,才笑眯眯的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易卓在旁边看着,有点惊讶的发现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,易萱和陈清雪两人的感情正在急速升温。

    证据嘛……

    易卓又看着系统栏的显示,有一点无奈的看到陈清雪对自己的信任度,瞬间窜到了五十八。

    爱屋及乌吗?这是……

    算了,这也是好事!

    周老爷子和闻进也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目前居住在周家的姑娘就易萱一个,陈清雪和陈二夫人脱离陈家搬过来之后,也就姐俩,她们两个能相处的好,众人自然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看看天色尚早,笑道,“萱丫头,现在时间还早,你带清雪丫头去你的屋子里歇一会儿,”他又转头对陈清雪说的,“正好你二姨妈他们全家也在家里呢,等歇息好了正好趁机都见一见,好好亲近一番。”

    陈清雪笑眯眯的点点头,说道,“我听外祖父的,”

    当下,易萱牵着陈清雪的手,两人走出了正院。

    颜容正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看到和易萱相携走出来的陈清雪,眼底闪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易萱笑眯眯地打手势给他。

    颜容恍然,跟陈清雪见礼道:“奴叫颜容,是姑娘身边的侍女,清雪姑娘若是有事,请尽管吩咐,”

    陈清雪面色平淡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能感觉到颜容对他并无恶意,但是之前在陈家的经历让他对贴身侍女这么一个存在,抱有极高的警惕心。

    易萱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,笑眯眯的牵着陈清雪,往汀兰水榭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易萱不能说话,但是颜容能够完美的翻译易萱的意思,所以,俩人还是能够沟通的。

    等三人回到汀兰水榭。

    易萱将陈清雪特意安置在了自己的隔壁,笑眯眯打手势:清雪妹妹好好睡一觉,万事都不用担心,有我爹和老爷子他们呢!

    陈清雪看着易萱满是诚恳的眼睛,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。

    却不想,没用多久,她便进入了酣眠。

    睡梦中,她,她娘,陈垚哥哥,全部都顺利挣脱了陈家……

    这梦真好啊!

    希望能够梦想成真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明儿,明儿终于可以让陈家落幕了~~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现在的陈家基本上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啧啧~~

    清雪小姑娘日后自然也是洗不白的,毕竟她现在三观基本上定了,就是没黑化呢罢了~~

    都看到这里了,顺便求个作收呗,么么哒~~~

    感谢在2020-09-01 16:56:4~2020-09-02 16:52: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Dingding、微笑的云 20瓶;夏侯绮南 12瓶;舞婕、阿芳 10瓶;沈凝枫 4瓶;贪吃小懒猪、海星、天涯 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    喜欢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请大家收藏:(www.tyue.me)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新婷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如遇断更,未更新,可到新站www.yumitxt.com(玉米小说网)查看最新内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