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79章 秦惜缘邀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接下来的两天,沈寻一直陪在霍雨柔身边,观察她的变化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比之前好了不少,但距离康复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    霍家众人见沈寻衣不解带,始终陪在霍雨柔的身边,都深受感动。

    患难见真情。

    霍雨柔已经不复昔日美貌,可沈寻对她的疼爱没有丝毫减弱,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沈天豪推着霍天逸来到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沈寻,你去休息一会儿吧,我们俩来给你替班。”

    沈寻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“爸,我不累,倒是你们二老,这段时间憔悴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沈天豪叹了口气,“都是自家人,这不是应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沈寻,你有没有把握?雨柔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?”

    沈天豪这才刚刚享受天伦之乐,就遇到这种事,他的心里很难过。

    他更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因此沉沦,他已经老了,沈家的未来全都在沈寻身上。

    “目前来看,雨柔的情况还算稳定,接下来,我会尝试使用药物,让她的容貌一点点恢复。”

    沈寻嘴上这么说,心里一点儿底儿也没有。

    毕竟那颗珠子是自己飞进雨柔的嘴里,如果说它里面有那个神秘女子的残魂,沈寻也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虽然长得一样,可究竟是什么关系,没人能够说得准。

    万一再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,残魂夺舍,即便霍雨柔活了回来,那也不是之前的霍雨柔。

    沈天豪长叹一声,“沈寻,我们也不是给你压力,只是有些担心而已,希望好事多磨吧。”

    沈寻也知道父亲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善于表达父子之情,但心里也清楚沈天豪对他一直心有愧疚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怨不得沈天豪,只是因为自己天生具有特殊的命格,沈天豪看似冷落他,其实也是对他的保护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惜缘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我哥回来了,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哥,你也太坏了,回来已经好几天,也不知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秦惜缘跑上了楼,二话不说直接搂住沈寻的手臂。

    沈寻一点无语,“你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,应该知道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从神月回来,就高不可攀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问你呢,回来之后,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要不是我听君如姐说,我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秦惜缘撅着嘴,大眼睛里面满是委屈,就好像沈寻欺负她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我一直照顾你雨柔姐,早就不知道白天黑夜,哪顾得上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秦惜缘这才发现,霍雨柔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雨柔姐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给她服了药,她现在正在康复了。”

    秦惜缘这才拍拍胸口,“这就好,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惜缘像个小麻雀似的,围在沈寻身边叽叽喳喳,沈寻担心吵到霍雨柔休息,只能把她带下楼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秦惜缘点头,“还行,就是有点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秦惜缘脸上多了一抹娇羞。

    沈寻赶紧岔开话题,“你爷爷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也挺好的,现在他把家里的担子交给我爸爸,自己平时遛遛鸟,种种草,倒也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时常提起你,你有空的话,去我家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沈寻自然不会拒绝,“好,等我抽出时间,一定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”

    沈寻正想拒绝,秦惜缘上前扯着他,不由分说将他拉出了霍家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丫头,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?”

    秦惜缘眨着大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?难道你会读心术?”

    “你拉我走的时候,一直朝楼上望,是担心你雨柔姐听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秦惜缘有些犹豫,毕竟这件事情,她已经解决了,现在说出来,倒像是向沈寻邀功似的。

    “事先声明,我可不是为了自己表功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这件事情有必要跟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,有人在外面散布谣言,说嫂子得了这个病,是因为跟野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沈寻的脸顿时阴了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人这么大胆,不想活了吧?

    “谁干的?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秦惜缘点了点头,“查出来了,是霍仁和苏林,这两个家伙想趁机扰乱霍家。”

    即便这两个家伙已经永远消失,秦惜缘还是觉得不解恨。

    他们差一点毁了霍雨柔的清白,也毁了沈寻的名声。

    沈寻丝毫不觉得意外,反倒是怪自己,为什么给他们这样的机会?

    其实就凭霍仁和苏林的做派,自己就算干掉他们,也不为过,哪怕不做的这么绝,把他们赶出龙海,也算给他们个教训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蠢货,我不动他们,只是看在雨柔的面子上,他们竟然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一定好好让他们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秦惜缘吐了吐舌头,“这两个混蛋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锤子哥搞定他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他们应该已经在奈何桥上喝汤呢。”

    沈寻吓了一跳,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。

    难怪,她要把自己拉出来说,原来不仅是避讳霍雨柔,还避讳霍天逸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那都是他们老霍家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沈寻并没有觉得秦惜缘做错,换作是自己,只会比这个更狠。

    “惜缘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干什么?那两个贱人,人人得而诛之,幸亏他们俩够蠢,让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,否则,这件事情,恐怕影响绝对不会小。”

    沈寻颇为赞许的看着秦惜缘,“看来,我们的小公主终于长大了,可以挑大梁了。”

    秦惜缘非常不服气,“这叫什么话,本姑娘本来就很有能力,爷爷还说,以后可以放心把秦家交给我,以前,他巴不得让我赶紧找个好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秦惜缘偷偷打量沈寻,当时,秦定天明确表示过,哪怕沈寻是二婚,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可惜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    “完全没这个必要,我一直都觉得你这个丫头,有时候虽然任性,但是终究有一天你会长大,到那时候,你会让所有人眼前一亮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你已经展示出不俗的手腕,你爷爷当然放心,把秦家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被沈寻夸赞,秦惜缘心里当然高兴。

    但嘴上却很谦虚。

    “我们秦家有能力的人很多,我哪敢说胜过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沈寻笑着说道:“可你是秦定天的心头肉,你没能力也就罢了,如果有的话,他当然希望自己打下来的江山,由你来接手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