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十九章 亲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,最快更新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小萝莉在医院挥洒汗水时,全国各省诸多的中学也在中考中。

    高考时间全国统一,中考并不一致,各省的中考时间有先后,基本都是6月中旬,大致从6月14日——6月26日。

    湘南省各市中考考试时间大约是6月17、18、19日,岳州市6月17—18日中考。

    陈丰年也是一枚中考生,而轮到他中考时,陈家的大家长们又紧张了,要不是怕影响他发挥,估计能千叮万嘱的每天叮咛一万遍,嘱咐他要加油。

    不能给孩子增加压力,又生怕陈丰年掉链子的陈家大家长们心里是没多少底儿的,他们真怕陈丰年考不好。

    中考成贯不好,如果上不了好的高中,只能读职高或中专院校。

    陈康等人担忧得不得了,陈兆年不担心弟弟呀,陈丰年也很淡定,甚至可以说心情超好,他能如期中考,某个杨同学以及杨同学的“铁哥们”通通缺考!

    杨某同学和他的铁哥们把陈家小兄弟打得很惨,架不住陈家小兄弟有个超厉害的表姐,短时间内就让他们活蹦乱跳了。

    杨同学他们一拨人就没那么幸运了,中等伤的还好,五月末就出院,重伤的几个莫说拿笔写字,连筷子都拿不稳,甚至有俩胳膊还打着石膏。

    所以劳筋伤骨一百天那句话不是瞎说的。

    陈家小兄弟们听说杨某同学的情况,心情极度的舒服,要知道他们当时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自卫,也专挑对手的手脚下手。

    他们当时就一个想法: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,我不能读书了,行,你也别想有个好前程,我要是缺胳膊断腿了,你也休想完好无缺。

    拼死自卫的结果不出意外两败俱伤,然后,他们交对了朋友,有陈家小兄弟的表姐,他们只承受了疼痛,转而又回到学校。

    杨同学和他的小伙伴注定只能缺席中考。

    死对头过得不好,陈丰年和小伙伴们心情棒哒哒,高高兴兴的度过中考前的冲刺阶段,怀揣着无比兴奋的好心态参加中考。

    18号是中考最后一天,陈丰年和小伙伴们考完最后一科,出了考场,收拾行李离校回家。

    陈兆年高考后也没去哪,在家陪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当陈丰年回到家,陈家一家老少晚上一起下馆子,祝贺孩子高考中考结束。

    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晚饭,第二天,陈辛夫妻、陈捷夫妻携带行李证件,送孩子乘坐动车直奔首都找小乐乐。

    陈康周微没有去首都,他们预计等高校放假后的暑假期间再回E北梅村度假。

    陈家六人乘坐的高铁从沙市始发,途经岳州市,于下午两点多钟抵达首都的京西站,陈家四个大家长下车出站即打的士前往乐园。

    周末交通压力大,的士司机费尽千辛万苦,费了三个半小时才把客人送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陈家人赶到乐园已是夜笼大地,乐园大门内外被路灯照得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陈兆年陈丰年对应了地点,拎着行李高高兴兴率先冲向乐园大门,陈捷在后面,一边疾行一边给表弟打电话。

    在乐园的修士们也知乐家的亲戚当天要来,到天黑时分收工,先洗涮了一番,在餐厅坐等着陈家亲戚来了再吃晚饭。

    乐爸周秋凤在门卫房守着呢,看到来电显示也不接电话,跑到大门前将虚掩的铁门的小门打开,一步迈出门,看到跑来的两个小少年和后头的四个老表,憨笑。

    陈兆年陈丰年飞奔到高大的别墅门口,没顾得上打量建筑,冲着表姐的爸爸、继母甜甜的喊“表叔表婶”,喊了一声,就问:“我姐她还没下班啊?”

    “你姐还在医院做贡献,忙完才能回来。”乐爸看到陈家的另一个侄子,也没觉惊讶。

    周秋凤让表侄先进园,两个小少年没急,等父母。

    陈辛陈捷看到表弟表弟妹从大别墅里走出来,带着各自的婆娘小跑着前进,跑到别墅门口,向表弟夫妻介绍自己的媳妇。

    卢嫂、钦嫂在手机视频时有见过老表,真正的见面,觉得老表比视频里更耐看,一致先叫了一声“表弟、弟妹”。

    乐爸周秋凤与老表们见了面,先不拉家常,领老表们和还在等着的表侄子进大门,先锁上铁门,再带人先去外院的客厅放行李,让他们去洗脸洗手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因为是夜晚,陈家六人没看清对着大门摆的影壁是什么材质,听说在乐家的一些客人还等着自己一起吃饭,也顾不得仔细观察大园子,放下行李,飞奔去公用卫间洗了手和脸,随表弟去餐厅。

    管厨房的帅哥知道陈家人到达,已经张罗上菜。

    蚁老带着徒儿在餐厅读书,直到上菜时才暂停,让小乐善去见见他家的亲戚。

    陈丰年看到小表弟,飞奔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,开开心心捏了捏他的小脸蛋,才问:“善善,还记得表哥不?”

    “记得,你就是不乖,被姐姐揍了一顿的小表哥。”挨捏脸,乐善不太爽啦,很不厚道的揭短。

    “嗷嗷,能不能别这么憨直诚实啊。”陈丰年差点想哭,小表弟果然是个熊孩子!

    阿玉坊主等人一本正经脸,心头乐开花,原来小乐善不止可爱,也跟他姐姐一样犀利啊,也就是现在青年人说的“真相帝”。

    小表哥嗷嗷叫,乐善眨眨眼睛,一脸无辜,他还没说小表哥是被揍屁股了呢。

    小乐善脸上有点肉肉,人又白净,额心点着一粒朱砂,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人,妥妥是枚超级可爱的小萌物。

    卢嫂钦嫂生的是儿子,早就不爱逗男娃了,当看到乐家长得像送子观音座下童子的小男娃,被那枚小可爱萌得一脸血。

    妯娌俩一拥而上,争抢着抱小萌娃,硬是将其从陈丰年手里给抢走,这个说“我是你大表伯母”那个说“我是你小表伯母”,一边塞红包,一边哄小家伙叫自己。

    乐善不怕生人,其实并不喜欢被不熟悉的人抱来抱去,但也并没有变脸,从善如流的叫“表伯母”。

    陈捷怕小乐善变脸哭,赶紧从大嫂和自己媳妇手里给抱走小乐善交给表弟夫妻。

    卢嫂钦嫂虽然有点遗憾,也没再去抢娃。

    陈家四位家长随着表弟夫妻到了外院的餐厅,向表侄女的客人们说了一声“让大家久等了”,表达了歉意,赶紧坐下。

    蚁老阿玉坊主等人对乐家的亲戚们点点头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帅哥们快速呈上菜,再入席。

    乐爸说了一声“请用饭”,众修士们才开席。

    小姑娘没有回家,帅哥们晚上也没有加菜,仍然三菜一汤,三个硬菜有一个药膳,因行云大师吃素,他有单独的一份,类似于吃西餐。

    乐爸周秋凤也心疼小棉袄,知晓她在医院很辛苦,也没有特意打电话告诉孩子说她表弟们来了。

    安排住宿时,乐家夫妻安排陈家六人住东厢,当然夫妻分开住,陈家妯娌住一间,陈家兄弟俩住一间,陈兆丰年陈丰年住一间。

    陈家两辈六人晚上也没来得及欣赏四合院,当天亮起床,看着精致的四合院,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。

    六人怀揣着心惊肉跳的感觉洗涮完去外院时,看到四合院门洞那块巨大的玉屏风,惊得眼珠子也差点掉地。

    从四合院走出去时,陈家六人全程懵逼状态,直到走到外院,放眼一看,看到宽达十几亩的大园子,一个激灵,从懵逼状态惊醒。

    六人看着宽阔的大园子,脑子里就一个想法:我在哪,我是谁?

    已经快不记得自己是谁的陈家两代人,拖着有点颤的腿,慢慢的沿鹅石小道走,走到对着大门的那块影壁前,发现那也是块玉屏风。

    陈辛陈捷:“—”麻烦来个人,告诉他们这是哪?

    哦,最好来个人说说他们表弟究竟生了个什么神仙女儿!

    陈家兄弟怀揣着如小鹿乱跳的心脏,再沿鹅卵石小道逛园子。

    卢嫂钦嫂也晕得有点找不着北,跟着前面的人走,边走边看,总感觉眼睛不够用。

    陈兆年陈丰年欣赏过了玉屏风,满院子跑,跑这里瞅瞅那里瞅瞅,最爱的还是那座有假山有水池的地方,那里最雅致。

    蚁老等人吃了早饭又去拆屋,乐家兄弟们想去帮忙被拒绝,陈辛陈捷抓着表弟夫妻陪逛园子,听说小乐乐还把周边几栋宅子也给买了下来,又出园子去看看小乐乐买了哪些房子。

    陈家小兄弟也跟着出去转悠一圈,返回后又研究乐园和四合院。

    乐爸周秋凤陪同老表们就在园内园外逛,也不觉得单调无聊。

    陈辛陈捷卢嫂钦嫂在乐园玩了一天,晚上也早早歇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乐爸周秋凤吃了早饭就和老表们带上证件和孩子,去YI国驻华夏国的大使馆办签证。

    出于安全考虑,蚁老也跟着去办签证,一路给小徒儿一行人当保镖。

    宣少陪同乐家夫妻和陈家人去YI国的大使馆,他们在工作人员上班前半个多钟就到达大使馆外,先把小美女的礼物交给大使。

    乐同学准备的礼物有一份松露面包,一份糟鱼,不仅有给弗朗西斯科大使的礼物,大使们的随从们一人一份。

    宣少一行人并没走后门,如大众一样等到工作人员上班,再去签证中心办理签证手续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先生早在半个月前收到了东方小甜心的预约,当小甜心的亲人们递来材料,他让监护人填写份资料,在几份文件上签字,又问了监护人几个问题,把该退还的证件还回去,通知等消息。

    说是等消息也是官方的,实际上基本不会拒签,只是需走一走流程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乐爸周秋凤、陈辛陈捷卢嫂钦嫂就只是签了几个名字,回答了几句“同意”。

    完成任务的宣少,又把人拉回乐园。如遇断更,未更新,可到新站www.yumitxt.com(玉米小说网)查看最新内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